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枝繁叶茂!祝愿祖国繁荣昌盛!!

我喜欢绿色,她是希望,她是环保,愿我们的祖国,我们的地球永远郁郁葱葱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于丹品味汉字》(文字稿)——大道直行  

2017-01-07 12:07:18|  分类: 经典记录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汉字是中华文化的根,它充满灵性.是很有意味的一种文字。许多汉字中蕴含着人生的哲理与警示。汉字不仅能记载思想和语言,还告诉人们如何去做人。品味汉字文化,我们会从中领悟出很多做人的道理。) 

大家好!

      今天我们说一个话题,关于大道直行。

中国人有些字是很有意思的,比如说道路的道跟道理的道,就是同一个道。人用脚去走,那就是条道路,用脑子去走,也许就是个道理。

怎么样能循着先人的脚印,回到我们最初道路与道理的那个相交点呢?其实要是从头上说的话,我们会想到一件事,人的是与非,它跟我们走什么道路是有关的。人走的有正路有邪路,有对的有错的,走哪条路呢?

先说一个平时我们的口头语,就是什么事好商量,行不行啊,你看行不行?跟行走也是有关的。那行走的行是个什么字呢?从甲骨文和金文,一直到小篆来看,最早这个字形的意思,这不就是一个十字路口吗?人站在十字路口上,不知道往何方去,在这种徘徊犹豫中在想,走得通吗,行不行啊。这个字的本音是读行的,意思就是指大道。

《诗经·周南·卷耳》里面有这么一句:“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。嗟我怀人,置彼周行。”我采着采着,心里头就开始想念远方的人了,干什么也干不下去了,就把筐放在那了,放在了大路边。

那么这个行,我们今天也在说,行伍,或者是一行字,这个字音一直在用,那么逐渐逐渐的从一个静止的十字路口,人徘徊不前,多歧路,今安在。不知道往哪里走,后来就引申到了人举足向前要行走,人行走在长长的路上,就开始了旅行。人走着走着,就是一件事是进行,那么这件事再去引申,就是它的可行性,行得通还是行不通,执行力到底如何。这个行字,就如同古诗十九首里说:行行重行行,一路上走啊走啊走,很多道路就是在行走中开辟出来的。

中国有一条特别远的道路,大汉的时候,就一直通到地中海边,那就是我们漫漫的丝绸之路。其实在那么远的路上,最早很多人也就是去一步一步行走的。

关于这个双立人,太多的行走与这个偏旁有关,而最初的出发,就是徒步的徒字。双立人加一个走,它表示了一种艰辛,但是它也表示了一种骄傲。因为最便捷的交通工具,其实就是人的双脚,用自己的脚走在路上,不依凭任何交通工具,这就是徒步。

今天各种交通工具空前发达的时候,还是会有很多人结成一些组织,愿意去专门做徒步的旅行。正因为什么都不依凭,所以这种徒然引申出来,就是白白的,所以就会有人说叫徒劳无功,就在那儿白白的辛苦,没有建立功业。还会形容一个家里面,没有少年摆设,叫家徒四壁,徒然的只有四面的白墙。其实,这都是从最早徒步开始的。

小的时候我们辨别字形,徒最容易和哪个字混在一起呢?就是迁徙的徙。我们看一看,从金文、小篆来看,迁徙的徙确实就是两只脚对在一起,它也是双脚的行走,徒步和迁徙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?徒步可能就是一个人,但是迁徙更多的是用于整个的部落。

我们想一想,北方的祖先,当他们最早走出了山林,离开了狩猎的生活,逐步逐步的走向了游牧,而从游牧又集聚了一个一个的城邑,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曾经走过了多少路,也许最早每一个迁徙的部落中,都有太多徒步走出来的道路。在那个时候这两个字就是连接在一起的。

所以有时候我们也在思考一个人的能力问题,我们究竟是比过去能力更强了,还是能力更弱了。说我们能力弱吧,但是我们有了现代的科技,显然人可以依凭的技术和工具都更发达了。但你说我们真的更强了吗,其实都市里的人都不如我们的祖先那么能走路了。凭着自己的双脚去走过漫漫征途,这一定是很强的人才能做得到的。

所以人往外走,就能分出先后,后的繁体字,大家来看一看,它是什么呢?就是在道路行走时,有些人的脚上缠着绳索,被别人牵制,这样的样子就是落后的人。你想一想,在最初的行走中,也是有不同的人的,有先有后,有受拘束的,有北管制的,有被牵着拉着走的。所以这个后字的繁体字,其实就是一个前后落差。这个人受管制,所以他在后面,我们今天才会有落后这个说法,才会有什么人是后进这个说法。人都是希望争先而恐后的,这个比较是我们慢慢的行进之中。

除了说的这个双立人,跟行走有关的还有一个偏旁部首,就是这个辵。这个偏旁后来演化成了两个不同的偏旁,一个是我们今天写的趋势的趋和追赶的赶,另外一个就是我们通称的走之。

辵,原意是什么呢?是乍行乍止也,走一走,停一停,乍行乍止。那么后来演绎成了今天的偏旁。走之是我们特别熟悉的一个部首。

比如大家都恭祝新年发达,什么叫做达?达的原本意思是指一条特别通畅的大道,行不相遇也,为达。这路宽到什么份上,大家走过去都不会檫肩,都没有见到,大道通天,各走一边,这才叫做通达。

《尔雅·释宫》里面才会说,一达谓之道,四达谓之衢。我们现在说的通衢大道,就是从这里来的。这个达其实有点像我们今天说的,二车道的还是四车道的,有多宽的路。

那么人什么叫做发达?就是希望自己人生的路能够越走越宽阔。所以中国的儒家才会说,己欲达而达人。我想把自己的路走得通达了,也要用这样的心帮着别人,跟我一样走上宽宽的通衢大道。那么人在这样的路上走,行走本身不是目的,是为了走向一个目标。这样这个达字,后来就引申出来通达和到达,能够抵达什么样的地方。

所以《论语》上才会有一句话,叫做“欲速则不达”,做任何事情不要贪图小利,不要过分的追求速度,人越想着加速,反而还会慢抵达你的目标。这个道理跟道家里面说的是一样的,老子也说,“企者不立,跨者不行。”你看这些都是行走中的经验。

企就是踮着脚尖,我们行走说的企鹅的样子,就是老觉得它踮着脚尖摇摇摆摆的。我们说企图,就是踮着脚尖,伸着脖子,去谋求一个东西,一时你踮着脚尖,而看着是站得高了,但是长久的踮着脚尖,你就会站不稳,这叫企者不立。

跨者不行,跨一大步的时候是比别人的小碎步跨得远,但是永远像仙鹤那样跨着大步往前走,还不如小碎步持续走走得快。所以人不要在一时追求过快的速度,追求过快的速度,有时候欲速则不达。

怎么样去走通达的大道,怎么样保持恒定的速度,这都是走之的学问。

我们还说有个字,人生如逆旅,这个逆字跟顺是相反的。但是原意是什么呢?逆的原意是迎接。因为出去迎侯一个人,你跟他是面对面的,这是相反的方向。那么由迎接后来最近衍生的,与顺相对,不顺曰逆。人生无非两种境界,一个是顺境,另外一个就是逆境。

《孔子家语》里面才会有这个说法,叫做“良药苦口利于病,忠言逆耳利于行。”人有时候听到的话,不那么好听,不全是赞美你的,夸你的,但是给你提出的忠告,反而对于改进自己有可能是有用的。

这个词一直到今天,我们在网络上有一些新的用语,仍然在用着它这个跟顺相反的这个本意。比如说逆袭,逆袭是什么?就是你意想不到的。一个原来没有对他作出充分估价的现象或者人,突然之间出乎你的意料的逆袭了。你看一看,这些都是行走之中的事情。

我们还经常说,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人在逆境中,如果不能向前进,那就意味着已经退步了。所以当相对的参照物都在往前走的时候,你走得慢就是退步,还不要说止步不前。

什么是进?我们看看进的繁体字,走之里面是一个隹,过去我们说的鸟,这个象形字是长尾巴的鸟,而隹是短尾巴的鸟。什么是进呢?就是你奔跑着去追赶鸟禽。追这个鸟能不能够赶得上。我们现在经常说,人要不断地进步,才能赶上潮流,才能赶上时代,或者是赶上别人。进步跟赶上,本来觉得关联的,怎么敢停下来呢?

你看一看,甲骨文的奔赴这个赴字,它是奔跑的本意,一定要用到你的脚的,要走的。超越的超字,本身是指跳跃,只有跳起来才能够超过别人。包括起立的起字,能立也,叫做起,这是说文解字的本意。那么段玉裁怎么注这个起呢?说人光是起来了,这还不够,起点是为了发步,要真正往前跨大步了。我们现在赛跑的人,才有一条起跑线,你跪在起跑线上等发令枪的时候,并不仅仅是为了直起身来,而是在整齐的发令下,第一步能够抢出去。所以人抢出去,有时候也叫赶出去。过去这个干字写得特别形象,它是指外面的那些野兽翘着尾巴在奔跑。所以举尾走也,干声,这就是赶的原意。你想它奔跑的要多么急,举着尾巴在往前跑。

那人也是一样,能不能够去追赶,能不能够去超越,所有的这一些词,都是要让自己发力的。你的内心能有多大发力的依据,你的腿才能够奔跑到多远。所以在人生的这条路上,真正拼的不是自己的脚力,而是自己的心力。就像我们走的这个道路,它并不是外人给你修建的可以通达的一个途径,而是你自己探索的带有是非对错的选择。

一路向前,扔在后面的日子,我们会说逝者如斯夫,这个逝也是从走之的。逝者往也,那些过去的,走远了的,就是逝者。

一到过年,我们就会想起来,在过去的岁月里,有一些人留下了背影,他们在我们的视线中越走越远了。大曰逝,逝曰远,远曰反,也不见得说那些离开我们,甚至离开这个世界的人,就一去不返了。

老子说得好,什么叫做真正的长寿呢?“死而不亡者寿”。有一些人他们的肉体什么陨落了,但是他们的精神,跟他们做出来的事情,,会一直留在这个世界上。所以这些人是逝世了,但是他们会以新的方式,一种精神的传承再回来。在这个世界上,仍然有人在讲述他们的传奇。

说到讲述,大家会想一个问题,讲述不是嘴里的事吗?我们说过演说、说话,都是嘴里的事,但是你想过吗?讲述的述字,反而是走之。在《说文解字》上讲,述,循也。遵循叫做述,我们现在在叙述一个人的故事的时候,你不能杜撰,不能无中生有,你要遵循着它原本的意思。

我们今天有好多人在做口述历史,那些历史的见证人,以个人的生命走过了一个大时代,那么怎么样循着那个时代走下来呢?讲述其实是遵循着历史的本来面貌,遵循着事件的本来面貌,我们去把它还原出来。

那走之有关的字,很多我们今天已经很难一下子想到它的本初意思了,比如说我们现在说的制造业,这个造字为什么是走之呢?因为它的本意像《说文解字》讲的,造,就也。是到一个地方去。我们今天去访问一个人会说“造访”,这其实是它的本意。那么逐渐逐渐引申出来,才有制造。

一个人在一条路上往远处走,一直走下去,我们现在有人说做学问,在一个专业上不断深造,这就是在那条路上越走越深了,越走学问越精研了。那从造上来讲,我们也会说,他的造诣很深,他已经做到了登峰造极,造极就是达到了那个最高点。想一想,这不都是从路上来的吗。

人行走在路上,可以有形容速度的,迅、速都从走来。还可以有远呐,近呐,距离的事情从走上来。还可以有遭呐,遇呐,相遇,相逢,也是从走上来。还可以有迤逦而行,还可以有逡巡不前。我们今天说的巡逻的巡字,本意就是长行,远远地去巡视一大圈。

看一看我们走过的路吧,人走在路上,可以遇见很多风景,也可以遇见很多不测。可以有很多心中的期待,终于相逢。也可以有一些事情猝不及防的就到了你的眼前,甚至就改变了你的道路。所以我们都走在路上,就好像开始我们说的那样,人到底选择了哪条道路呢?

道和指导的导,原来是同源的,繁体字导师的导,无非就是道路的道下面多一个寸字。那什么是道路呢?《说文解字》上讲,道,所行道也。人遵循着行走的那条路,就叫做道。

我们看看这个道字写得多有意思,里面是一个首级的首,外面是一个走之。也就是说一个人在十字路口,想我究竟选择哪边才是正确的。这个选择判断的时刻,就叫做道。最后决定了我去走那条道。人是不是走了正道,人是不是走了大道,那是由脑袋决定行走的那条路。不是说今天的道路建设好了,走到哪里都四通八达了,可以坐汽车坐火车了,人就一定能够选择得正确。在道路上真正有决定权的还是人的脑袋。所以用脚选对的就叫道路,用心选对的就叫道理。

为什么中国人说道不远人,真正的天地大道离人很近,看你能不能够去选最正确的那条路。所以才会有人在道路上怎么样去选择导师,有什么样的先贤指导别人去选择道路。

中国的文人过去一直有为王者师这样的梦想。屈原在《离骚》里面,就对他的楚怀王说:“乘骐骥以驰骋兮,来吾导夫先路。”这里用的其实就是指导的导的本意。他说我愿意指导你一条遵循古圣先贤的正确的道路。

三吕大夫屈原为什么后来会那么失落呢?看一看他一开始给自己的定位,那是一个要为楚王引导大道的一个圣人。也就是说,他的心一直是把自己作为王者导师的,那么他一定要知道怎么样做才叫做遵彼道路,要走的不是那些斜岔的小路,而是大道通天。

道和路,这里面有什么关系?你看道是走之,人选择的那个十字路口,而路呢,你看这个足字旁,甲骨文的足字,画得多么形象,上面的那个口,其实就是人的膝盖,带着这个下肢,有自己的这个脚,他才能往前走。走这个字不就是一个人,摆着臂大步往前走的样子吗?所以大步往前走,下面看的是一只脚,如果走得再快了,那就是奔跑的奔了。

奔字写出来,你看甲骨文和金文的奔,下面看着就出来三只脚。我们现在有时候看动画,其实是什么,就是一个一个的画面连起来,你看他跑得特别急的时候,甚至好像不是两只脚,而是三只脚了。所以从走到奔越来越快,但是上面都是一个大,就是人摆臂的样子,脚下在奔跑着。我一直在想,我们的先辈脚力多么强健。

我们今天总觉得,这个的足球好像不如欧美那么发达,其实两千三百多年前,咱们齐国的都城临淄就有蹴鞠,那个时候中国人就很会用自己的脚啊。所以中国人由足字引申出来的概念太多了,形容亲如手足,是手和足的关系,都是会疼痛的,都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。

那么尊称一个人为足下,我愿意在你的脚下,比如说司马迁《报任安书》,有开始写的就是:“太史公,牛马走,司马迁,再拜言,少卿足下。”这就是跟尊称,我愿意在你的脚下是有关的。

再比如我们现在说,某某人对一件事插足,为什么老说第三者是插足呢,就是他的脚站在了人家两人的中间,你看这都是足字旁。

我们现在总说,跟随跟随,为什么从足呢?就是我们平时总说脚后跟,跟随就是你的脚尖跟着别人的脚跟,紧紧跟随。你跟着他的这个脚踵,也就是屈原说的,及前王之踵武也。我愿意跟着先人的足迹走。所以要走正路,大踏步,脚步稳健,要走一条通衢大道,而不能行不由径,你走的路就不是蹩脚的。

其实要说对汉字的趣味,我觉得从各个偏旁来走的话,是一个特别简单易明的事情。不管我们的孔子学院去教外国人,还是家长教自己的小孩子,觉得方块字,没有拼音文字好记,是吗?那你从偏旁开始啊。比如说可以跟孩子玩个游戏,就是我们来试一试,我们的脚都能干什么,小孩子可能会说,我能跳啊,我能蹦啊,我能踢啊,我能跑啊,跳不好了还会跌倒啊,然后我还能跨越,我还能蹲下。一不小心还有会蹲伤了腿。

再抽象一点的,可以有舞蹈的蹈,可以有践踏这些词。其实让孩子去想,他做一个动作,大人可以写一个字。当你写出来一系列字的时候,才发现我们足字旁的字,也不见得比提手旁的字就少。

我们今天总觉得手,可以拥、抱、抓、拍、扑、挠、拿,这一些都是从手上来的,但其实手脚并用的时候,就接近了我们祖先造字时候的仪态。

你说舞蹈是什么,一个人心里有意愿,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。诗歌不足以表达的时候,当一个人言之不足故咏歌之,开始用嘴了,唱歌,配上了音调。咏歌之不足,不觉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。如果我们的音调还不足以表达的话,那就会手舞足蹈,也就是说舞蹈并不见得是专业舞蹈家的事情,它只是我们每一个人去表达自己情感的一种形式而已。

    今天,我们是不是有充沛的情感,才决定我们怎么去用自己的手和脚。一个人当他意气飞扬的时候,才会有高蹈这个词。“国朝盛文章,子昂始高蹈。”这是韩愈夸赞陈子昂的话。一个人要有什么样的意气才能去高蹈,陈子昂这样的人,是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独怆然而涕下。”的人,所以他的文章中,才能够有那样高蹈之势。

    这一切也可能都是从手足上引申出来的意思。但是我总觉得,人能不能用好自己的肢体,关键还是发乎一颗心。

    如果你的力量不足,走在这个路上,也有很多特别生动的形容词。比如会说,有人步履蹒跚,蹒跚二字也从足。但蹒跚是个什么样子?就是走得东倒西歪的。

    那甚至如果一个人气场很强,有很多很多的人都在他的周围拥护他,有一个词叫拥趸,这个趸字写得多形象,万足为趸,那么多的人都到你身边来了,用今天不到话讲叫粉丝。有很多演艺明星,周围有大量的粉丝,当然现在大家都不是用脚向着他跑了,都是用微信在向他跑,或者是加他的微博了。但是这个本意就是从万足而来。

    我们走过了这么多的路,路是我们走出来的。在没有路的这个世界上,走得多了自然而然就有了各自不同的路,也就有了路上的道理,也就有了人选择的姿态。

    光会走路还不行,还得知道什么是正路?《说文解字》上说,正者是也,从止。我们看看这个正字,写得多有意思,上面这有横就是一个标准。什么叫做正?要是按照今天来想的话,那就叫有规矩。人有不能走的地方,才能确保你能走的地方是通畅的。人有所不为的坚持,才能保障你有所作为的那些原则,一定是好的。

    一个人要分出什么是正来,正并不是说路路畅通,而是有所停止,有所作为,我们从甲骨文一直到小篆,大家都能够看得到。还有一讲,说这一横是什么,是人向着目的走去。不管怎么讲,这个脚前有方向有目标,也要有所停止,这才是一条正路。

    今天的人走在路上,会觉得我们各种路上的标志,比古代那要丰富很多了,只要你想过马路,你就应该走过街天桥,或者走地下通道。就算从露上走,也只能走斑马线,而且要看红绿灯。如果这一切你都不顾忌,随时就想翻栏杆的话,那出了交通事故,就完全是自己的责任了。所以到底怎么样去走这条路呢?心里得有这个正字。

    正字加上双立人,加上长征的征字。征的本意是什么呢?《说文解字》上说,征,正行也。能够方方正正坦坦荡荡地往前走,这个就叫做征。我们现在才能够想起来,红军当年的长征。

    那么再想一想,从正的还有整齐的整字,《说文解字》上说,什么叫做整呢?整,齐也。也就是用手按照一定的秩序,把它摆放整齐,这就叫做整。

    更有意思的是政治的政字,它也是从这个正来的,也跟人的行走中是一样的。行走是一个过程,执政更是一个过程。《说文解字》上讲得好,政,正也。什么是政治?其实就跟正直的正是一样。我们看看这个字形,画出来也就是一个人手执木杖,走向城邑。这个字在小篆中是最鲜明的。

    那么要在城邑中执掌政权的人,手中有权杖的人,首先要求他的人格必须是方正的。所以孔子才会说,其身正,不令而行。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。一个人如果是方方正正的,做人是坦坦荡荡的,他就是不下命令,别人也会一路跟随着他。但是如果他做人不端正,就算是一道一道命令下去,那上有政策,下还有对策,人照样可以找出种种的理由来,不跟随他,他的政令有可能就是不行的。

    中国古代的政治观念是很有意思的,在先秦的时候,孔子提出过美政的理想,也就是说那个时候的理想,政治不应该是残酷的,或者是有很多潜规则,它应该是正直的,甚至是美好的。

    政治是什么?它应该有坦荡的直率的人格,让大家本乎中庸,完成整个世间秩序的平衡。所以在孔子讲政治的时候,才会说到尊五美,要有五种美好的东西风行于世。好的政治对老百姓应该是惠而不废,有恩惠施及每一个人,但是不纵容浪费;第二点叫劳而不怨,人都有公平的劳动的机会,但是少掉一点抱怨;第三点叫做欲而不贪,满足平民正当的欲望,但是绝不纵容他们的贪婪;第四点叫做泰而不骄;第五点叫做威而不猛。

    这基本上是说,有个好的从政者官员的仪态,泰而不骄,泰然自若,没有骄横跋扈之气。一个人不怒而威,有威信,有威严,他就用不着言辞猛烈的去对他的百姓说话。

    看一看这种五美的政治是什么?他都是有平衡的原则的,他的核心点就是要由正直的人来做这件事。中国人爱说个是非,是,是什么呢?《说文解字》上讲,是,直也。从日,从正。你想一想,正午时分,太阳直射,所以人就只见到自己的两只脚,这个字形就是是非的是。

    是跟直都是相关的,什么叫正直?天下之物莫正于日也。太阳是最光明的,它投下的影子就叫做直。《左传》上有个说法,叫做正直为正,正曲为直。这里的第一个正字是作为一个动词,那么直的东西,你要把它放得很正,就叫做正。把弯曲的东西也能够放正了,这就叫做直。

    那么为什么正是重要的?中国人过去的美政理想,跟从政者个人人格的正直是相关的,他要有正直的人格,才会有正直的能力。孔子说,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,这就是一种好的政治。

    把正直的人,放在不正直的人之上,让这个本身不正直的人,也必须遵循正直的规则出牌,那这就是一种好的状态。如果反过来,举枉错诸直,如果这些不正直的人,总压着仁人志士,那正直的人就没有办法把他的美德发挥出来。所以是不是能够让正直成为天下的一种法则,能够让大家尊重正直的人,觉得正直并不吃亏,这也是一个正直的道理。而这样的正和直,跟我们的行走都是相关的。

    中国这些年的改革开放,也老说一句话,叫做摸着石头过河,因为有时候水里的路,趟不出来它的深浅,人就要去探索。陆地上的路也是一样,太多的事情是在探索之中,最后确定了哪里才叫大道直行。

    说到根本,中国人有一个最重视的字,跟双立人行走有关,那就是德。什么是德?我们看看从甲骨文到金文的这个变化,也就是说,行走中的一个人直视,目视悬锤,循行察视,他能够一边走,一边审视,目光是直的,那这个字到了金文的时候,专门加上了心。眼光为什么是直的,因为有自己的心在做判断,心正而行端,心是端端正正的,走的路就不会偏到哪里去。

    想一想,大道直行,我们走回中国人的根本,就会看见道德其实跟我们的路是有关的。走在头脑决定的正道上,不断的永眼睛去审视端正的品德,由我们的心到我们的眼睛,决定了我们的脚步,这样的一条路走下去,我们才真正走向了通达。

    其实说完了所有的这一切,我仍然再想回到向汉字致敬。因为我是一个外行人,我只是一个在学习汉字和使用汉字的人,对于汉字怀有这么多的深情,但是也还会有很多的地方都解释出错。

    我们对于汉字的发现,一直也都在这条路上。1903年,刘鹗发表了他的著作《铁云藏龟》,引起大家的轰动,那么就开始有大批的文物商人,涌向了河南安阳郊外的小屯。到1928年,对于小屯第一次进行了科学的发掘,甲骨文出现在我们的眼前。

    我们看看,从甲骨文开始,走过钟鼎铭文(金文),走过小篆,再到隶书,再到我们今天最熟悉的楷书。从古文到金文,走过了它演绎的道路。这里面有过多少观念的成长,藏着多少我们还没有探知的秘密。

    中国的造字,有指示,有象形,有会意,又有形声,有转注,有假借字,这是最初的造字。这六书构成了中国文字最早的由来。对于这样的文字的理论,我们外行人也许只能深深的致敬。这六书成为我们今天了解汉字的基本的钥匙。

    汉字是博大精深的,站在汉字的面前,我们静穆下来向它致敬的时候,我们就看见了这个民族的观念,是怎么样循着字迹完成了它的成长。

    母语是一个温暖的带有色彩的词,它就像母亲一样,不管我们是热情的理会它,照料它,还是在忙自己的事情漠视它,它始终都在。母语里一定藏着像母亲一样的情怀,和我们这个家族最原始的秘密。

    爱汉字,用汉字,真正让汉字成全我们自己的心,这也许就是我们今天站在汉字面前,真正得到的启发,也是我们使用过程中,向汉字深深地表示的一份致敬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